日常工作繁重,為保持工作及生活平衡,市建局的同事會參與不同類型的活動舒展身心,其中一項便是香港近年愈來愈受歡迎的馬拉松長跑。市建局職員樂益會對同事參與馬拉松賽跑亦甚表支持,至今已連續5年贊助同事參與「香港馬拉松」全馬、半馬及十公里的賽事,希望同事在享受運動之餘,亦能籌款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
長期練習令Sven獲得國際賽的參賽入場券。2010年Sven取得參加波士頓馬拉松資格,也是他長跑生涯上另一里程碑。
數到最難忘的一場賽事,算是今年公司贊助的2013香港馬拉松10公里比賽。「這次已是我連續三年與兒子一起參加此賽事,明年阿仔升中學後會自己參加此賽,屆時我會全心全意再次參與全馬賽事。」
3年前,剛大學畢業的Gary透過申請市建局的大專畢業生招募計劃(graduate intake programme),加入市區重建大軍……

有人認為畢業生加入公營機構沒甚麼挑戰性,但其實近年各政府部門及公營機構正面對各種社會問題及不同的聲音,工作上的挑戰與日俱增。加入市建局前我也以為公營機構的工作會較為刻板,但慢慢發現原來公營機構的運作方式已與時並進,變得更靈活,更有彈性。
加入市建局的三年來,在規劃及設計部並不只是坐在辦公室看看圖則及處理各種文件。除了處理項目的規劃程序外,我也要出外進行開展項目前的明查暗訪 ( 一般項目開展前需要保密 ) ,故此經常會遊走各式舊樓。除了常見的板間房、劏房等「蝸居」,也會看到不少天台屋及僭建物,甚至出現令人大開眼界的鐵皮複式天台單位。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為項目居民進行人口凍結調查的特別任務。有些單位的面積極小,連填寫調查問卷也沒有足夠的空間,有一劏十的單位,當然亦有逃生通道阻塞及消防設施的不足等問題。其中一個受訪的媽媽還特地帶我們看看洗手間的漏水情況,而她最關心的是「 究竟幾時開始收樓? 」。這些任務讓我進一步感受到市區重建的迫切性及現時工作的意義所在。
市區重建涉及多個範疇,基本上涵蓋了整個樓宇的供應循環,已不能單以某一學科或專業處理。工作時也常常遇到我們的「支持者」以各種方式表達訴求,甚至一連多日到總部樓下抗議,令我明白規劃設計工作不能再只是埋頭苦幹,需要的技巧亦比想像的廣。幸好商業效益並不是唯一的考慮因素,使我們在設計上可以有較大彈性,能夠加入各類社區設施以提升居住質素,而很多項目更加入了所謂「無錢賺」的保育及活化元素。多元化的空間元素除了使項目較易得到地區支持外,參與各式各樣的項目設計工作亦使我的工作更有趣、更有挑戰性。

工作本身可以為別人創造價值。透過重建為居民創造更好的生活及社區環境,正是我們的工作價值及意義。當然,有時候有意義不代表能獲得所有人支持及接受,特別是在現時愈趨複雜的政治生態下,但我相信不同的立場和意見將可以轉化成推動改進的動力。